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一大早的运动
一大早的运动

一大早的运动

玛莉早上站在厨房里,微笑着为儿子准备要带去学校的金枪鱼色拉三明治。
-
-  昨天夜里她那好战不休的儿子整整干了她四次或更多,一发又一发地接着把大量的精液射进她那骚穴中去,数月以来,玛莉从未有过如此的性满足。她现在一丝不挂,渴望着去教给儿子更多的性知识,无论他满足她湿湿的淫穴多少次,玛莉那里面总是骚痒难当。
--
  「嗨!妈妈。」-

-  玛莉转着身来对着儿子微笑。他只穿了一件睡裤,她甚至还能看到那根大鸡巴在双腿之间跳跃不已,他脸上有点羞怯又有点尴尬,但仍然死死地盯着妈妈的身体,玛莉知道他的鸡巴又想干她的穴了。-
-
  「早上好,亲爱的,给妈妈一个吻吧!」她抱着儿子,挤着他的屁股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当儿子最终结束这个淫欲的拥抱後,他的大鸡巴已经在裤子下形成了一个大帐篷。
-
-  「昨天晚上干过妈妈後你睡得好吗?宝贝。」「是的。」「你现在是不是又想再干一场呢?」玛莉摇摇头,讥笑着儿子旺盛的性欲∶「老实说,你现在无可救药了,儿子,你大概想在上学之前又跟妈妈干一场吧?」儿子有点害羞畏惧地点头承认,就在他刚看到母亲的身体时,他的鸡巴就直挺挺地硬了起来。
--
  玛莉把三明治包好,然後走出厨房,带着儿子走回了卧室。她跳上床,四肢大张仰躺着,特意杷大腿打得开开的∶「脱掉睡裤,宝贝,妈妈想再看看你的大鸡巴。」儿子照做了,脱下了睡裤,把涨得大大的鸡巴裸露出来。看着儿子的鸡巴,玛莉非常想要它又插进穴中,但是她必须把一些事教给儿子。任何一个好儿子,她觉得,应该学会如何去舔妈妈的小穴。
-
-  「看着我的肉洞,儿子。」玛莉双腿张得大大的,毫无羞耻地把多毛的湿穴暴露在儿子的眼前。儿子眼着妈妈的阴户,鸡巴就忍不住一跳一跳的。-
-
  玛莉把手指探入了淫裂之中,一进一出地抽动起来,「你知道你想干妈妈的穴,宝贝,」她急喘着∶「现在我想让你舔它。你曾经听过学校的男孩谈论过舔阴的事吗?亲爱的。」儿子点头。-

-  「很多男孩都喜欢舔阴,儿子,他们甚至比干穴、吃鸡巴还喜欢。湿湿的小穴中会散发一种特殊的香味,大多数的男人非常喜欢闻这种味道,我也想让你舔妈妈的小穴,宝贝,然後我就会让你干。」儿子的表情告诉了玛莉,他已经雀跃欲试想成为一个舔阴专家。他爬上了床,移到她的双腿之间,面对着她湿湿的芬芳美穴。-

-  玛莉把手指抽了回来,好留下足够的空间让儿子舔阴∶「把你的嘴巴放在这儿,儿子,尝尝它。」儿子照做了,把嘴压在她湿湿地微开的穴上,他呻吟着,看起来非常喜欢爱液的味道。儿子伸出舌头,深深地没入妈妈颤动的穴中,玛莉表情奇行地扭着屁股,而儿子则正式舔穴,把舌头钻入她那发痒的粉红色裂缝中。-

-  「你喜欢吃穴,对吗?儿子。」玛莉喘息着道。她用双手抱住他的头,屁股拱起,让那燥动的蜜穴压在他的嘴上∶「许多男孩认为这尝起来就像是某种海鲜,但是我想你大概也喜欢这种海鲜味吧,是不是?以後只要你操穴时就会想起妈妈美穴的味道。」儿子点头,脸埋在母亲的双腿之间,伸出手指剥开了阴户的花瓣。蜜穴内是粉红的,充满了爱液闪着水光,儿子舌头在这颤抖的穴中探索着,然後发觉了某种凸起物耸立在上端。-

-  「那是妈妈的阴蒂,儿子,」他的母亲气喘着解释道∶「是个非常敏感的部位,为什麽你不帮妈妈舔舔看?」儿子服从了,伸出舌头试探性地轻舔着这里,玛莉就好像被电击中般全身大颤,她的大乳随着屁股的扭动而上下跳动着∶「感觉真好!儿子,呜┅┅妈妈喜欢让人舔吃阴蒂!噢┅┅儿子,帮妈妈舔,把它咬在嘴里,亲爱的,舔妈妈的阴蒂!」儿子伸出两指插进了妈妈阴户中,然後他用心地舔着阴蒂,他用双唇含住阴蒂,舔吸着,让它变得更加肿大起来;他用手指插着穴同时舔吃着阴蒂,让他妈妈体会到什麽叫做极乐。
--
  「呜┅┅够了,干妈妈!儿子,快点!儿子,把你的鸡巴塞到妈妈的穴里,用力地干妈妈!」儿子爬起身来,压在妈妈的身上,用急不可待的鸡巴对准了湿得厉害的骚穴开口处,玛莉把双腿压在肩上,俯瞰着儿子把鸡巴插入。龟头首先进入,然後就是茎身,一寸一寸的坚挺的阳具全埋入她的淫欲通道中,填塞得她的小穴要撑爆似的。-
-
  「干我!儿子,呜┅┅我很痒啊!干妈妈,用力地干骚妈妈!」儿子压在裸母的身上,胸膛间肌肤相亲。玛莉震颤着,感觉到那巨大的肉柱全根尽没的刺入穴中,她用双腿锁住他的背部,飞快地旋转着,儿子配合着她的节奏,让巨炮在穴中忽进忽出。-
-
  在舔阴过後,他操得十分满足,他的舌头和手指已经让她的阴户变得非常湿热,现在让她湿热的肉洞来夹住阴茎更是快活无边。-

-  玛莉的阴穴紧紧地缠绕着儿子的鸡巴,在茎身上每一寸处蠕动不休,骚穴变得如此骚痒,她什麽都不想,除一根粗暴的大鸡巴来操穴之外,她想要利用儿子的巨炮来释放自己。-

-  「干妈妈!儿子。」她猛扭着屁股,让紧紧的小穴迎接着儿子的鸡巴∶「好深啊!宝贝,呜呜┅┅呜呜┅┅用力插!插烂妈妈的穴!」儿子干着母亲,他伏在她肩膊处喘息,挥舞着所向无敌的大鸡巴在阴户深处冲锋陷阵。她的扭动配合着他的动作,他不顾一切地向淫穴发动着攻击,更快、更深、更重,狂风暴雨般在通道中横行无忌。-

-  「干妈妈!干死妈妈吧!」玛莉唱起了性爱之歌∶「呜┅┅太棒了!儿子,妈妈要来了!噢┅┅干,噢┅┅要死了,妈妈┅┅要┅┅来┅┅了!」她多毛的湿穴在强烈地痉挛着,剧烈地绞动着儿子坚挺的阳具,喷出的爱液完全浇灌在鸡巴上。儿子并没有射精,他用力地抓住她的屁股蛋儿,更重、更快地操着穴,深插入穴内顶着她的胃,他让她步入快乐的高峰。-
-
  就在高潮的最高点,玛莉才突然觉得她是如此想要让儿子的男根干自己的屁眼,狂暴的洪流涌向她的全身,就在她阴户包缠着阴茎跳动时,後面的肛门括约肌也如斯响应般狂颤不已。一直以来,玛莉就喜欢被干屁眼,尤其是用如儿子般的大鸡巴来干。
--
  她有点担心儿子是否会像操穴般喜欢用巨炮来干屁眼,「抽出来,儿子。」她气喘着下命令∶「妈妈想要把另一个地方给你的鸡巴干。」儿子服从了母亲的命令,尽管这对他是不大不小的伤害。玛莉看着巨棒从有点依依不舍的小穴中抽出来,阳具被插得非常红,到处都是她阴户流出的爱液,而且还在一跳一跳地准备射出睾丸内储存的精液,玛莉只想着被这根巨炮插屁眼,她的直肠就忍不住如火烧般热了起来。
--
  翻过身,玛莉伏在床上,她本想让儿子去浴室拿些凡士林,但一想旋又作罢,毕竟,他的鸡巴上现在满是爱液,而且除此之外,她也实在等不及了。
-
-  她用手指拉开屁股蛋儿,淫荡地露出了粉红色的屁眼对着儿子,让他只喘着大气,「你曾经听过肛交吗?儿子。」玛莉气喘地问道。-
-
  「听过。」
--
  「我想你也会喜欢肛交的,宝贝。儿子,许多女人喜欢被干屁股,我也不例外,为什麽?因为有时候我的屁眼也会像肉洞一样又痒又酸。你看妈妈的屁眼是不是在饥渴地蠕动着?」「是的。」「这就意味着它想被干,而且它也比阴穴要紧,儿子,只要一不注意就会伤到它。通常,在你插一个女孩的屁眼时先涂上润滑油比较好,你现在并不需要这样做,因为妈妈的屁眼已经很痒了。」「是的,妈妈。」「压在我身上来,宝贝,用手握住你的阳具,然後把龟头插进妈妈痒痒的小屁眼中。我知道你会喜欢干我的屁眼的,那里非常非常地紧,一开始你的鸡巴只能慢慢地进入,在我告诉你快时你再加快,明白吗?」「是的,妈妈。」儿子压上了母亲,手握住巨根把满是爱液的龟头对准了屁眼,玛莉把屁眼拉得开开的,在感觉到他的龟头刺在她痒痒的屁眼上时,她兴奋得直发抖。
--
  它进入了她,把她的括约肌扩张得宽宽的,侵入的肉棒推开了紧缩的直肠进入了深处。
--
  「呜┅┅噢!儿子,你有一根大鸡巴!宝贝,呜┅┅干妈妈的屁眼,孩子,慢慢地、轻轻地,就是这样!把你硬梆梆的大鸡巴插进妈妈的屁眼!」儿子在她身上蠕动着,挺着屁股钻着妈妈的屁眼。干紧紧的屁眼,他发现跟干穴完全不同,屁眼更紧一些,他不得不慢慢地刺入,由始至终都是这样。渐渐地儿子按照一定的节律,把巨根在妈妈的屁眼里抽送进来。-
-
  现在裸母的屁眼已经完全骚痒和燃烧起来了,淫靡的括约肌纠缠着儿子的阳具,他那满是青筋的茎身深深地刺入了直肠内。在插着她的屁眼时,他的鸡巴感觉有点痛,但是喜悦似乎要更大一些,每分每秒都在增加着。
-
-  性饥渴的母亲用力地摇了起来,呜咽着分开臀肉,她迫不及待地用纤细紧缩痒痒的屁眼直套弄儿子的巨炮,「啊┅┅啊┅┅干妈妈的屁眼!宝贝,」她呐喊着∶「用力地干吧!呜┅┅不会受伤的,噢┅┅用力!儿子,妈妈的屁眼痒得好难受!」儿子极力地插动着,把肉矛的每一寸都投入到妈妈那会吸吮的屁眼中。-
-
  几秒钟後,他静了下来,让鸡巴停在紧紧的直肠中,然後他抽了出去,只留龟头在里面。玛莉气喘着,充满喜悦地迎接儿子再次挺动鸡巴,往来於她那来者不拒的紧缩屁眼中。-
-
  「干我的屁眼!干我发痒的屁眼!」-
-
  儿子如其所愿地狂抽猛插着,他的阳具来来往往,进出於她紧缩的直肠内。
-
-  儿子伏在她的肩膊处喘息着,他的睾丸早就被过量的精液涨得生痛,他越来越凶地干着屁眼,让他的巨炮在会吸吮的直肠间进出自如地滑动。
--
  「用力地顶!儿子。」玛莉放开了两片臀肉,不再需要为他拉开以方便他插入,她的手伸到了腹下,在满是爱液的阴户探索着找到了她那肥肥的阴蒂,淫荡的裸母用力地磨着这个花核,就在儿子用巨炮轰击着屁眼时,她也自己在手淫着。-
-
  儿子的刺入变得更加猛烈,他所有的精神都放在插屁眼上,他猛烈地进攻着她的後庭,每一击都感到菊庭内直肠回应般地蠕动。男根涨得更大了,玛莉清楚地知道他很快就要用精液来冲洗她的直肠,带着乱伦的强烈刺激,她更疯狂地边爱抚着阴蒂,边用热得发痒的菊花蕾来套弄儿子的男根。-
-
  「干我的屁眼!干我发痒的屁眼!」她哀求着∶「呜┅┅你的鸡巴好大啊!
--
  儿子,妈妈的屁眼爱死你的巨炮了!喔┅┅来┅┅了┅┅啊!干妈妈,干妈妈发浪的屁眼!要要┅┅来了,来┅┅了┅┅啊!」她的屁眼强力地收缩,像挤奶般夹住了儿子的巨根。儿子费力地挺动着,引导着她步向最巅峰,然後他倒在妈妈被干得通红的屁股上,把鸡巴顶倒了发浪的屁眼最深处,如牛奶般的灼热精液喷涌了出来,在妈妈的屁眼里形成了洪流,玛莉只觉得湿暖的热流洒落在屁眼内直肠壁的每一处。
-
-  「噢┅┅儿子┅┅」她发出幸福的呻吟,用力地让直肠壁夹紧鸡巴,她迫使着儿子的鸡巴射出每一滴精液。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