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少妇孙倩之浪蝶嬉春色作者江小眉
少妇孙倩之浪蝶嬉春色作者江小眉

本帖最后由 迪妮莎 于  编辑 

  学习回来了的孙倩,一回到家里便被告知,家明已来了多次,想再和她谈谈。 

  她妈也劝说她是聚是散总得给人有个交代,拖着也不是办法。刚好是周末,就约了家明,说好了在公园的一茶座里,那是他们婚前喜欢去的地方。 

  现在的孙倩跟大山里的那时候已判若两人,一头波浪翻滚的长发染成了玫瑰红,更衬出脸上的白皙丰润。一个身子也丰盈起来,如果说以前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那么,现在则是盛开怒放,处处荡漾着成熟妇人的韵味与魅力。茶座设在湖畔,湖水静静地横在下面,凝然不动的如同一缸浓浓的绿酒。水面浮起了一道月光,月光不停地流动。湖柳,被水熏着被风吹着也醉了,懒洋洋的不时刮起几丝长条来,又困倦的垂下了。 

  家明早已在那里,叫了啤酒就独自把饮着。远远的就见孙倩甩动着两条长腿过来,他想着那一双纤纤秀足有着怎样白净的脚踝,有着敏捷如山羊的圆润的小腿和白雪一样晶莹的大腿,有着弧度优雅使全身都向上挺拔的屁股,有着平平坦坦的腹部和小小浅浅的肚脐眼,有着丰满坚挺的奶子和修长的脖颈,和乌黑光亮包拢着的那一张俏生生的脸。她从那边走来,冰肌雪玉骨,仙姿踔约,是乘着月色一起来到地上的天国仙女,舞步蹁跹。 

  家明起身给她让了座位,又殷勤地拍打了椅子上的落叶。脸上渗出了一丝苦笑:“ 你来了。”“参加完了市里的学习刚回来。” 孙倩在他的对面很优雅地用手按着裙裾坐下,这是喜欢穿短裙的女人很淑女的动作。 

  “ 现在不错啊,听说在一中挺红火的。” 家明纳纳地说。“ 我可惨了,里外不是人。” 孙倩这才仔细地打量着他,几个月不见,他消瘦得励害,两肩高耸,背上的两个肩胛骨在衬衫下鼓起,显出脖子的细长。孙倩不禁有些怜悯,嘴里却说:“ 这可是你自找的,怨得了谁啊。” “ 一切都是我的错,只求你能原谅。”他说着,女人是经不起男人苦苦的哀求的,孙倩也一样。家明接着说:“ 我确实在大山里呆不下去了,现在上课我无法面对那些学生,他们敢当面骂我。也不敢再到镇里走动,总有些人背后起哄。人,真该不能走错一步。” “ 学校领导就不管了。” 孙倩觉得气愤,有些为他打抱不平了。家明摇头丧气地说:“ 你不知张家的势力,别说是镇里,就是市里也不敢拿他怎样。” “ 那你想怎么办。” 孙倩说很轻,家明预知那是一个和好如初的信号,他像一个溺死挣扎着的人拚命抓住一根稻草。“ 只有你能帮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会重新振作起来的。” “ 我想办法吧。” 孙倩垂下眼帘说。家明就扯了她走后大山里的情况,刀子收藏了那天夜里孙倩的内裤,曾眩耀地拿着到学校张扬过,说是镇上杂货铺的老板出过一条中华烟跟他交易。小北也说她拥有孙倩的连裤丝袜,他老婆就跟人吵闹着寻死觅活要跟他离婚,他就放言道如果真能离婚,他就要娶孙倩。 

  他们都喝了好多的啤酒,孙倩似醉非醉的眼神在月光下分外撩人,家明有意识地回忆他们相恋时的一些细节,他指着远处那块巨大的石块问孙倩记得吗,孙倩说当然记得,那石块后面还有交相缠绕着的两株树,在那里,是他第一次用嘴让她高潮来临。孙倩就对他柔情绵绵地笑,在酒精的浸淫下重又变成了他的灼灼桃花。这一刻,他们竟又惺惺地相惜起来。这时孙倩起身说:“ 我得上卫生间。” 

  “ 还记得在哪吗。” 家明殷勤地问:“ 我跟你去吧。” 孙倩嫣然一笑,即没拒绝也不答应,自顾离开座位,转身跚跚地走去。家明对着她一袭牛仔短裙,束出柔韧的腰,浑圆结实的臀,修饰出两条笔直而富有弹性的腿,驮着她堪与职业模特相媲美的身姿,俏洒洒地直入远处的一幢厕所里。他望着她的背影,感到丹田一股热气升起,刹那间流遍全身,由不得一阵心烦意乱,浑身着火般燥得难受,便抖擞清神,咬牙切齿地骂出一句天荒地老的真言,跨着大步跟着过去。 

  家明跟着孙倩进了卫生间,啾着孙倩刚好要关门那瞬间,用脚急切地塞在门缝里,肩膀一挤就溜了进去。孙倩就娇嗔着:“ 人家涡尿呢,你跟着干吗。” 这儿说着手却没闲,撩起裙子脱了裤衩便蹲坐在马桶上,就听见咝咝滴滴的声音。 

  就在她拉完毕弓起身子时,家明见着两截玉藕似的长腿雪白如缎,高突的一处地方两片花瓣中细草萎萎那上面还摇晃着滴滴露珠,禁不住双手逗弄起来,顿觉花瓣微张内里咻咻的吸纳,就将孙倩的整个身子反转过来,双手掰着她的屁股蹲在地上,立即口吐红舌遍臀萦绕。舔及溶溶仙洞、曲径通幽,徐徐吞吮花心。 

  孙倩整个身子伏在马桶上,只把个丰盈雪白的屁股高高耸起,努力把那地方展现着,直将那肥腻腻、光滑滑、红艳艳的嫩缝儿露了出来,自然淫兴教教炽热无比,那地方翕扣欲碎,里面似有一眼涌不尽的泉眼汩汩而出,把那绒绒纤毫弄得湿漉,家明把条利舌伸得老长在那花瓣探寻一遭,轻轻一触便有一截似骨非骨、似肉非肉的东西探了出来,如同一小沙弥探首帘前朝外窥视。他在这地儿打滚好些年,把孙倩的身子方方面面抚弄个透,怎不识得这小沙弥,每凡她淫火焚身,情炽渴望打熬不住时,这小沙弥就探出闺房披头露面悄悄浮现。他竟将利齿深深噬入紧含慢吐顶钻伸缩,如鸡琢食、如蛇吐信,孙倩熬煎不往,竟唧唧呀呀叫出声来,一股热腾腾淫水涌将出来,流了一片汪洋把家明的嘴、唇、脸弄得都是。 

  家明解着裤带子的手直打哆嗦,连同内裤让他扯到了脚脖子,手扶着阳具就从孙倩的屁股后面长驱直入,孙倩那儿已是滥溢一片,家明只是腰间一挺,那东西就毫无阻滞的连根尽入,然后他就挺身而出腰送臀,啪啪有声地直击猛撞。一双手却探进孙倩的衬衫里,挪开了她的乳罩,就在那久违了的双乳上摩挲。孙倩觉得吸纳在她里面的那东西沉甸厚实,知道家明已是好久没使用了,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歉意,油然而来的那丝情愫,带动了身体上的一股激情,下面的那儿就泛起热流来。家明顿觉一烫,那活儿就气势汹汹地膨胀开去,撑持着孙倩的下部一阵紧张,一阵痒痒。她觉得那活儿就如同活物,在自己的腹中乱咬乱撕,乱吮乱吸,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一拽一拽的揪扯着,掏空了。 

  两个身体正在那狭小的空间里纠缠不休,也不留意在外边一双眼睛滑碌碌地偷窥着。这茶座的年轻待者打孙倩一到时就心旌旗动,一个夜里那双眼睛就围着她的身上不曾离开过,刚才见孙倩离座进了卫生间,就悄悄地跟着,此刻正扒着门缝偷窥内里活色生香绮丽香艳的春光,见着一个白花花的扭动的身子,耳闻着快活消魂的唧唧水响,似鱼嚼水、又似雨水入泥,已是心荡难安、精神狂逸,裆下那物件如火炭般热烙,将个裤子撑得如同戴着斗笠,体内一股炽火狂焰升腾,左冲右突、一个不留神就一倾如注,他不禁紧闲着双眼,尽享这突而其来的快感,遏制不住从心底直冲出来的一声叹息。 

  这就惊动了内面正尽欢尽爱的一对男女,孙倩不禁慌乱地扭开了身子,捞起滑在腿际间的内裤,家明急忙把门打开着探出了身体,就见一个黑色的身影逃也似地直窜出去,孙倩就娇憨地用手擂打着家明的胸部:“ 我不干,让别人偷看了。” “ 别怕,他又不识得我们。” 家明见她花容失色,又羞又娇的样子清纯秀丽,不禁用手在她的腮帮上轻拍着。两个人便整齐了衣服一同回到了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