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新婚的小霞被辱记事
新婚的小霞被辱记事
 

  过两天就要结婚了,老公是个胖子,人对我很好,只是太胖了些吧,也给了 我好多钱,让我给家里。爷爷长年的病着,我爸爸却只是个一月赚不到五百的教 书,人又帅又有钱对女人又好的怎么会娶我?我没有那种美梦了。
 
  「嫂子,递那个锤子给我。」说话的是前几天认识的大眼,说话很好玩,歌 唱得很好,而且也好帅,可惜没钱,不然一定大把女孩追吧,现在可能也不少。 
  递了锤子给他,看他在帮忙组装新买的家具,「喝口水吧,大眼哥。」大眼 一身是汗,一直在做个不停。广东的天气只是四月就那么热,真是不习惯。 
  「谢谢了,不太喝白开水,有冻的不?」大眼用自己衣服在擦汗,似乎想脱 了上衣,却又不好意思,挺可爱的一个男人。
 
  最后大眼仍然是脱了上衣在做事,一身的汗水看着,全身都是肌肉,和胖子 差好远,要是和他那个,是不是和胖子会完全不同?心里在胡思乱想,脸上有些 儿发烧一样。
 
  「嫂子,是不是不舒服啊?脸上有些红也,嘿,虽然天热,晚上也要穿衣服 哦!嘿嘿,胖哥可别折腾太过了,不然感冒了结婚可不好。」大眼在调笑着,我 听得更是脸上发烫,什么话嘛!晚上不穿衣服,那不是……
 
  「去,胡说什么呢!」我自己也觉得不像是骂他,而是撒娇一般。
 
  终于把全部的家具组装好了,胖子去买电器还没到,大眼就坐在地上,他说 一身汗,不想坐沙发上了,人很老实的样子。
 
  一直在喝水,大眼说要上洗手间,我指了下房间。大眼进去就出来了:「嫂 子,那个厕所是不是没搞好啊?没水哦,我想洗一下手先,手太脏了。」 
  「哎,我忘了,不好意思,那水龙头说要来换的,要明天才能用。你上二楼 用房间的吧,我带你上去。」我不好意思的说。
 
  「哦,那妳带我上去吧!」大眼说着就开始上楼,哎,我忘了楼下也有一个 套房有洗手间的,现在叫住他不太好吧?
 
  「嫂子,妳等会哈,不好意思了。」大眼进了洗手间。我才想起,昨晚胖子 硬要我住这,却没法洗的内衣还在洗手盆上,羞死人了。
 
  好一会,大眼才出来,手上也洗干净了,那我的内衣?我脸上一阵发烫,只 是低头跟他下楼,没想他却停下脚步,我低头走的嘛,就撞了上去。哎,他光着 上身,一身好壮,好结实,胸前乳房撞他身上像会反弹一样。
 
  「嫂子,一下忘了说,妳里面的衣服我放在一边了,呵呵。」大眼说的样子 好像很坏,他也感觉到了什么吗?我从小就给女同学说我奶子大的,男同学也常 常有人在背后叫我大奶妈的。
 
  一会胖子回来了,看着搬运工抬东西上来,一台很大的电视机。工人走了, 却发现天线插口是在后面的,胖子想移,半天也没移动,只好叫在阳台抽烟的大 眼帮忙,可是怎么会差那么远?大眼出来像弄玩具一样,轻轻的就把电视翻了过 来。
 
  连续两天也在清理东西和擦拭刚装修好的房子,胖子也叫了大眼帮忙,他自 己却常常只做一会就说公司有事什么的,跑掉了。懒人一个,难怪会胖。 
  大眼现在熟了,基本是光着上身做事了,那天大眼就穿着大沙滩裤在做事, 那里看着好大一包。怎么男人会差那么远?奇怪,不是都差不多的吗?
 
  终于到了结婚日,新婚有如玩偶一般的给众人摆来叫去,一直转着就是了, 倒是小芬和伴郎大眼很冤,也是一直忙个不停,大眼居然比胖子还忙,看着他真 够累的。
 
  终于大家可以坐下来了,玩玩闹闹的也要准备晚上的宴席,刚刚大眼说的笑 话想起就想笑,「三公分是旧的,后面全新。」真是搞笑,不会是笑我吧?胖子 也不止三公分了啦,常常还说自己很长的呢!
 
  酒席散去,胖子醉在车上,我和小芬站在车边,没地方坐啊!小芬站着也在 摇晃,肯定要睡一会了,不然就惨了。
 
  「小芬先进去坐,我蹲中间吧,大眼哥一会上来。」我说出主意,大家也没 意见。开车就知道不对了,听司机昆哥说要六、七个小时车,我这样蹲着,脚受 不了不说,路不好,我的头老是撞到两边的椅靠上啊,死胖子就知道自己睡,还 是我老公呢!
 
  「大眼,你抱着新娘坐行不?给你占占便宜哦!」阿昆在用他们家乡话说。 
  我能听懂,我老家也是那的,但很少回去,我不会说。
 
  「嘿,那胖子小气得很,要抱也不能给他看见吧?」大眼不肯,人还行,不 会想占我便宜,要是他要抱我坐着,我会愿意吗?也许该问我想不想更好了,好 像真的有些儿想坐他腿上,给他抱着。小说上常常说给个强壮男人抱着,特别舒 服,不知是真是假?想试一次哦,反正总不敢乱来吧?
 
  车一直在开,我的头连续的撞了两下,真痛。
 
  「小霞,要不妳坐在大眼腿上吧?那样不行的。」阿昆对我说。
 
  「不怕啦,阿昆哥,我受得了。」真的要我坐,总是不好意思啦!
 
  「小霞,妳到老家可以成佛了,满头包。过来坐吧!我辛苦些给个软座妳享 受。」大眼在取笑我,害我差点笑出来。
 
  「可是你会很累的,大眼哥。」我总不能一下坐上去吧,人家是女人嘛,今 天还是新娘了。
 
  他们还说了几句,阿昆就停了车,直接让我坐大眼哥腿上了,我也只好坐上 去了,开始只是坐一点点的腿。
 
  「小霞,那样坐我的腿受不了力的,一条腿很快就酸了,妳挪一下。」大眼 对我说。
 
  我问他要怎样移,他就把我慢慢地移正,手也放在我小腹和腰上扶着我。移 好了,好羞人,我整个人坐在他怀中了,屁股也正正的坐在他双腿上,已经要碰 到那地方了,他的手居然还不放开我,可是我怎样叫他的手移开啊?好羞人,怎 么开口啊?
 
  大眼一直在和我小声的说话,但却差不多是搂着我了,好羞人,可是心怎么 会有些喜欢啊?真羞,我今天是胖子的新娘哦!正想是不是要挪开些,把他的手 移开,嘴上一直说着话的大眼双手居然真的搂紧我,双手还在小腹上揉。 
  不是吧?我老公在前面哦!我是不是要叫?我看着前面,胖子睡得好死,我 整个人给抱得移后,靠在大眼胸前,他的手居然在摸我奶子。「不行的,我老公 在前面。」我想什么嘛?我老公不在前面也不行的。
 
  刚想着推开他,「小霞别怕,胖子睡得那么死,不会知道的。」双手都在揉 人家乳房了。真狠啊!怎么那么大胆?我怎么办?我想移开,屁股动了一下,给 什么顶着?不是吧,那是他的那个东西?也太大了吧?我屁股靠着的地方一根好 硬好长的东西顶着,「那也比胖子大太多了吧?」我想什么……不对,我今天是 胖子新娘,要制止大眼才行。
 
  我……我居然发现他一只手伸到我衣服里了,我连忙握住他的手,也太大胆 了吧?我老公在前面,姐妹在边上啊!「别……」我转头对大眼说,可是怎么发 不出声音,我是怕还是想他继续啊?
 
  「别吵,胖子不会醒的,我只是摸一下就好,做不了什么的。」大眼靠到我 耳边说着,一只手居然到后面要解我胸围了,好在是前开的,他摸了好大一会, 「笨蛋,那是前开式的。」我想什么呢?我自己也为自己羞愧。
 
  大眼也知道了,双手都到了前面,我的胸围已是挂在肩上,他双手好会玩奶 子,不,是乳房。他真的好会玩,只是几下,我就知道了,我的奶头整个硬了起 来,我自己也知道了。
 
  我全身都发软,给大眼搂到胸前,只能任由他把玩我的奶子了。脑袋好乱, 好舒服,他真的好会玩,可是我老公在前面啊,要是不在就好了,我已经不会想 什么了,只想要是给大眼慢慢地玩,可能会好舒服吧?
 
  「舒服不?」大眼哥你玩就玩,还要我说给你玩得很舒服啊?人家怎么能说 出口嘛!
 
  清醒过来的我,拼命地摇头,只想挪开了。他要摸我下面,不行的,那是禁 地,我只给胖子摸过,也才摸了几次,不行的。我想移开,我不敢叫,可是要移 开好难,大眼好强壮。
 
  「乖乖的别动,我只是摸摸。别挣扎,不然我叫阿昆停车一起干妳,胖子我 一个可以打他五个。阿昆是我兄弟,妳知道的!」大眼在恐吓我,我知道他不会 的,肯定不会。他虽然说得好凶,可是手上仍然好温柔,比胖子摸得还温柔,别 问我,女人的身体感觉是最清楚的。
 
  他的手已经摸到我小鸡迈上去了,我能怎样?只好安慰自己说,不想给他强 奸,给他摸一下,不然胖子老公会给他打的。
 
  我肯定大眼玩过好多女人了,他的手很灵活,我快叫出声来了,我受不了。 
  他好会玩,忽快忽慢的,我想时,他的手就自动会变快。
 
  「小霞身材真好,皮肤更赞,居然是我最爱的小白虎。有时间给我舔舔?」 
  他在我耳边吹着气对我说,我差点说好。
 
  「别玩了,好不好?都给你玩那么久了,要是给他们看到,我不用做人了。 
  求你了……」我理智好像还在,我老公就在前面呢,可是我的语气,怎么自 己听到也要脸红的嗲啊?
 
  「嗯,玩多一下就不玩了。谁让妳那么诱人,让我玩得不忍放手。」他说得 让人好心动……不是,是让人好讨厌,可是心里又想他慢慢玩多一会,就一会, 不要太久了。
 
  「妳把内裤脱了吧,要是我脱,动作太大。随便妳脱不脱,只是完全湿了, 下车给人看到可不关我事!」
 
  「我内裤脱了,他会不会干我啊?不行的,可是他的手玩得我好舒服啊,我 就给他玩多一会好不?」我看着前面的老公,最终自己对自己说:「就给他玩多 一会。」
 
  轻轻的趴下身子脱了内裤,脸上真的发烫,今天做新娘居然给人在老公后面 玩得淫液那么多,内裤真的好湿。
 
  内裤脱下来了,想坐回大眼腿上,我的裙子给他掀了起来,我也装作不知道 了。刚想坐下,惨了,他真的要奸我,他的鸡巴已放了出来,我本能反应就想站 起来,「妳抬高一下屁股,压着我了。」我只好抬高屁股,其实我是想离开他的 腿的,真的,不是想抬屁股给他干的。
 
  他双手拉我往下坐,「别……」我叫出声了,想移开。我真的有些怕啊!屁 股碰到他的那根东西好大,天!怎么会大胖子那么多?
 
  「别动!」大眼叫得好大声,吓死人,别吵醒胖子啊!
 
  「再抬高些屁股。」人家又不是你老婆,怎么那么凶嘛!问题是,我为什么 要那么听话啊?屁股抬高了,他的双手也在扒开我的阴唇,就把那好大一根东西 对正,拉我坐下了。
 
  好大!好怕人,他不是拿个鸭蛋塞进来吧?不会裂开吧?我低下头,只是本 能想看一眼,但裙子档了视线,看不到,大家伙把我的阴唇撑得大开,顶进阴道 了,好涨啊!我抬头想看前面,居然发现阿昆调了一下倒车镜。
 
  那个角度是不是可以看到我?连鸡迈也能看到?我转头,发现小芬的腿好像 也抽动了一下,惨了,个个都知道了,我老公不会醒着吧?不知道,现在只知道 那大家伙已经进入了,快撑裂我的鸡迈了,真的好大哦!
 
  终于全部进去了吧?刚松了口气,大眼居然在下面用力一顶,我差点「啊」 
  叫出声来,伸手摸后面,居然还有一大截没进去呀!不是吧?
 
  大眼慢慢地拉我坐下,终于真的全部进去了,那里面好涨,要是能抽插是不 是会很舒服?在车上不行吧?慢慢地我按大眼的要求扭着屁股,只是一会他就要 我用鸡迈帮他夹,我只好照办了。大鸡巴好热好硬,深深的顶在里面,我一松一 紧的夹着,真舒服也真难受,只是一会,我就出现没试过的抽搐,全身像要飞起 一样,这就是高潮吗?好舒服……
 
  大眼的手一直在揉着我身体,有时是奶子,有时是鸡迈,最羞人的是,他把 我裙子拉得好高,我整个大腿和屁股都光光的露了出来。我看到那个倒车镜,阿 昆调了好多次,好像我张开着腿给阿昆在看啊!边上的小芬是不是也在看? 
  我人软在大眼身上,他慢慢地揉着我奶子,一只手还在我的阴蒂上打着转, 捏着揉着,好舒服。
 
  「操!这样干不行,找个地方让我干她鸡迈,很紧,真他妈的爽。」大眼忽 然用家乡话说。
 
  阿昆和大眼交谈了几句,大眼居然要人家自己选,去公厕给他干还是树林, 你要人家怎么回答?虽然我也好想,那根大鸡巴硬硬的、烫烫的还泡在人家鸡迈 里,好涨好难受啦!
 
  我没选,阿昆就停车要加油,下车让我们等着,说是公厕好脏。
 
  加油了,我想把裙子弄好些,大眼也不让,双手也一直在把玩着我的鸡迈, 可是油站里有人啊!光线也好强。我在车门倒车镜看见加油的小男生一直在看我 们车内,大眼居然还把人家裙子拉高些,羞死人了!我只能安慰自己,不是我自 愿的,我是走不开,给硬抱着的,可是怎么会觉得好刺激?好舒服啊……我今天 是胖子的新娘。
 
  车又开出了,大眼小动作的顶着我,好舒服,可是让人也好难受,就像快渴 死的人,你只给几滴水,好舒服可是会更想喝啊!
 
  车停下了,边上是小树林,阿昆说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大眼的鸡巴终于离 开了,我忽然觉得好空虚,鸡迈里空荡荡的,好想再次充实。
 
  「小霞妳先下车。」大眼抱起我,让我可以离开他的腿,小声的说。
 
  我为什么要那么乖?真的是想大眼干我鸡迈了,虽然我不想承认,但知道是 事实,我真想给大眼狠狠地干我的鸡迈。刚才的高潮让我不舍,怎么会那么舒服 呢?
 
  大眼和阿昆在说着什么,我没听清,只是听到一点,大眼好像问阿昆要不要 一起干我。我有些怕阿昆说要,可是又有些想,反正他刚才在车上也看得很清楚 了吧?我的大腿、我的鸡迈,全是光光的给他看着。
 
  阿昆没来,大眼只是在前面走,我低头跟着,真羞人,像是怕跟不上一样。 
  我的内裤还没穿回,下面好凉快,给风吹到鸡迈好像好舒服,脸是更烫了。 
  「就这吧!来,小霞,妳扶着树。」大眼停下来了,让我弯腰扶着树。 
  「大眼你真大胆,刚才如果我不肯,你是不是真会那样做?」我是问他会不 会真的和阿昆一起干我,但不好意思问清楚嘛!
 
  「傻,我虽然喜欢妳,但也没到要强奸的地步呢!我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只 是说说啦!」没想大眼误会我的意思了。算了,他说的人家早就猜到了,也不好 意思再问了。
 
  「嘿嘿,妳的鸡迈好紧哦!小霞,是不是妳以前男友都是三公分的?」大眼 在笑我。
 
  「去!人家就给阿栋干过而已。唔……你慢些啊!你的好大好长……」真的 太大太长了嘛!给顶得好痛,像要裂开一样,好像我真的是「外面是旧的,里面 全新」呢!好羞人,但是真的是那样。
 
  大眼一直很温柔,直到我忍不住要他大力干我。唔……怎会那么舒服?他干 得好舒服。他一直要人家说那种羞死人的话,开始是他要我说,可是后来,我怎 么自己也叫:「大眼哥,你的鸡巴好大,干得人家鸡迈好舒服……唔……要给你 干死了!」好羞人,可是叫出第一句后,就觉得像是更舒服了:「大力干啊!我 要……」
 
  更为羞人的是,我还好认真的告诉大眼,我给人干了多少次,甚至那坏家伙 还问人家是什么姿式给干的多。我为什么要解释嘛?难道只是不想他停下抽插我 的大鸡巴吗?可是真的好舒服啊!他要我做什么也愿意哦!我好认真、好仔细的 给大眼解释着……讨厌!
 
  好久,怎么会干那么久?老公不是说他厉害吗?怎么好像干我那么多次,加 在一起也没那么长时间啊?要死了,我怎么会把大眼和老公比?呜……真爽! 
  越干越快了,高潮吗?在车上的好像不是,现在才是吧?没有最爽,只有更 爽吗?喔……要死了!
 
  「别在里面射啊!唔……好舒服,要把我干死了,别停啊!」我怕怀孕啊, 可是后面怎么是叫他继续干嘛?
 
  终于射精了,在里面射的,大眼还楼着我的腰,那根东西在里面泡着。精液 原来真的会很热,射在里面也能感觉到一股烫烫的热流,好舒服。
 
  大眼拔出了从车上开始就在人家鸡迈里泡了一个多小时的鸡巴,然后让我蹲 下帮他舔。我不懂啊,虽然我愿意舔,但他没理我的眼光,只是按我的头下去, 我只好张嘴含着,像吃雪糕一样舔了……
 
  大眼人很温柔,事后也帮我清理流在大腿上的黏液,好羞人啊!好多是我流 的,也有他射出的精液吧?大腿上和鸡迈处全是,他很温柔很细心的帮我清理, 唔……好舒服,但好羞人。
 
  「别啊,不能拔的。」大眼看到我有几根毛,人家不是白虎啦!上面也有几 根阴毛的,但不能拔了。胖子那天晚上干完后数了好多次,唔,现在才知道,原 来男人是可以像小说一样干那么久的,而不是像大眼笑人家,说数毛玩的。 
  到了胖子老家,大眼和小芬上楼去了,心里很不舒服,好想跟上去的是我。 
  一直在招呼着长辈的我,终于有机会上去了,他们居然真的在做爱,小芬更 是以我没想过的姿式给大眼整个人抱着,在后面插着,鸡迈也对着我……真伤心 ,为什么那个被插的不是我?
 
  我不想看,我始终不是他的女人,想离开时,大眼追出来,又干了我一次, 有些痛,但更多是心理和肉体的舒爽。我光着屁股下楼了,要拜祖宗呢!原谅我 吧,列祖在上,我真的是给强奸的,虽然后来是自己跑上去给干。
 
  新婚夜,给一个认识没几天的男人干了,居然自己心甘情愿上去给他干多一 次,这才心里喜滋滋的离开,最后夹着光屁股拜老公的祖先。以后会怎样?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gsbkb金币 +10红心过百,奖励!